關於部落格
帆布袋
  • 13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警察配槍的糾結

  像這種射擊訓練的機會,在普通基層民警中並不多 CFP供圖“一旦槍出事,在釀成悲劇的同時,警察往往也是受害者。”這是許多中國警察的共識。在許多老警察記憶里,手槍一度曾是隨身攜帶的武器。然而,在一系列警察涉槍的尷尬事件後,槍支管控越來越嚴格,漸漸地,出現了領導談槍頭疼、民警躲避領槍的尷尬局面。    出差帶槍還是不帶槍,這件事讓張警官糾結了好一陣子。    張警官是陝西某縣公安局刑警大隊負責人。3月中旬,因為一起刑事案件,他和同事要去南方出差。出於安全考慮,縣局領導建議他們帶槍,以防萬一。    但張警官最終放棄了領槍。他向局長提出,寧願多帶兩個人,也不願意帶槍。“太操心了,不僅自己操心,也讓領導們操心!”    實際上,對警察來說,配槍的安全責任甚至和自身安全同等重要。他舉例說,有一次自己和同事帶槍出差辦案,領導“關心槍”的電話一天能打十多個,“都怕出意外,都不希望出事”。    從警30多年的省法學會警察法學研究會秘書長、西安市公安局監管支隊副調研員鄒少陶認為,由於多種原因,近年許多基層警隊由於怕槍支出事,對槍支管理的嚴格程度有點因噎廢食。他認為,無論是從現實的社會治安管理現狀出發,還是從警察自身的安全出發,按照人民警察法等法律法規,依法佩槍應該是一線巡特警、刑警、治安警最基本的配置。槍支既要嚴格管理,也要活而不死。更要鼓勵民警依法使用、果斷使用,及時有效的維護社會治安和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。   >>老警察回憶:帶槍主要是壯膽,從警35年用槍兩次    在許多老警察、尤其是老刑警的記憶里,手槍曾一直是警察隨身攜帶的武器。一旦遇到突發事件或緊急情況,槍栓“嘩啦”一響、子彈上膛,各種場面均能得到有效控制。    今年78歲的馮勤傑1951年就當了警察,那年他16歲,在西安市公安局刑警隊。參加工作大約三年後,他第一次領到了配槍,是一支黑色的勃朗寧,槍身雖然有點舊,但被擦拭得烏黑髮亮。隨手槍一起發給他的還有紅皮的“持槍證”和5顆子彈。    第一次領到手槍前,從來沒有人教馮勤傑打過手槍,也沒有統一組織過訓練。他笑稱,之所以無師自通,主要原因是身邊環境的耳濡目染,老警察們都有槍,見的多了,也就知道咋用了。有的年輕警察喜歡顯擺,還專門給槍把上拴一截紅綢子。從1951年參加工作到1996年從西安市公安局刑偵處副處長位置退休,從警35年,馮勤傑幾乎就沒有離開過刑警崗位。這期間,他的配槍從開始的“勃朗寧”到後來的“公安號”、“五四”、“手掌雷”。1996年退休時,馮勤傑將自己最後使用過的“六四”式手槍和持槍證一起上繳。    雖然用過很多型號的手槍,但馮勤傑自稱槍法不行,“總是打不准”,因為平時很少練槍,槍在身主要是給自己壯膽。剛解放時,公安人員隨身帶槍主要是為防身。    當警察多年,馮勤傑在實戰中只用過兩次手槍。上世紀80年代一天晚上,他從西門外押送一名詐騙嫌疑人前往西華門。結果走到鼓樓一條巷子里時,人高馬大的嫌疑人突然撒腿跑進了附近的一個沒有燈光的院子。追進院子後,明明知道嫌疑人應該就藏在院子里的某一角落,但天黑無法確定方位。馮勤傑就心生一計,掏出手槍、“嘩啦”一聲子彈上膛,然後向院子里喊話說:“我已經看到你了,再不出來我就開槍了。話音剛落,犯罪嫌疑人就乖乖地舉著雙手從院里一拐角處站了起來。這是我當警察30多年,第一次在實戰中使用手槍。還有一次是去白鹿原上抓犯罪分子,子彈都上膛了,結果犯罪分子沒有任何反抗就歸案了。”    從警幾十年,馮勤傑幾乎是槍不離身,白天一般都是別在腰間,有時候也會鎖在抽屜里。回家一般都放在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,睡覺時槍一般都是壓在枕頭下。    和馮勤傑同齡的老警察馬仁華認為,近些年警察之所以遠離槍支,主要原因是許多警察認為帶著槍“有壓力”。    馬仁華上世紀50年代參加工作時就是警察,後來又先後到法院、司法局等部門工作。他說,2000年以前警察以配槍為榮,但後來總是容易“惹事”,所以槍支管理才逐年嚴控。關於警察和槍,有兩件事讓馬仁華記憶猶新。一是上世紀80年代三原縣開公審大會,有領導發現每個警察腰裡都彆著一把槍,就心裡嘀咕,這個縣公安機關的全部手槍只有不到20把,為啥這麼多人都帶著槍?會後一問才知道,原來有好幾個警察腰間的槍套是真的,套子里的槍是孩子的玩具槍,只不過是槍把上綁了一截紅綢子。他問警察為啥要這樣做,回答說有槍在腰間,自己感覺很神氣,儘管是假的。    另外一件事發生在上世紀80年代的西安郊縣,有新民警發槍後很新鮮,晚上回家後激動得睡不著,就躺在炕上給堂兄擺弄,結果槍走火、堂兄當場斃命。    多名已退休的老警察告訴記者,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前,公安機關的槍支管理相對比較寬鬆,手槍一般都是由個人保管。尤其是刑警,幾乎人人手裡都有槍。   >>“五條禁令”與“嚴控用槍”    在警官李鐵(化名)的記憶里,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前,基層派出所是有手槍的。每每出重大案件現場或有緊急任務,所長就會讓大家帶上槍再出發。“當時派出所的內勤既管錢物,也負責槍支保管。手槍一般都是和錢一起放在保險柜里。”    大約是在1998年,李鐵所在的派出所一夜之間被盜,保險柜里的三支手槍全部丟失,一度驚動省公安廳和公安部。兩年後,三支手槍全部被追回,原來是一伙專門偷盜派出所的流竄犯所為。    此後,李鐵所在的地市公安局統一齣台槍支管理規定,要求派出所不得再存放槍支,所有警用槍支收到區縣公安局治安大隊統一管理,並建立槍庫。一旦工作需要用槍,由警察本人提出申請,科所隊長簽字,然後由主管副局長或局長簽字領取。    李鐵說,實行槍庫管理後領取手續非常繁雜,加之基層警察認為許多時候帶槍沒有必要,甚至還是一種負擔,慢慢地,大家開始對槍支變得疏遠。    陝西省公安廳一位老處長回憶說,基層公安機關對警用槍支開始“嚴管”大概是在2003年“五條禁令”的出台後。他坦言,“五條禁令”對提高公安機關的整體形象、嚴管公安隊伍的確起了重要的作用,但正是因為“五條禁令”近乎嚴苛,使許多基層警察對槍支開始敬而遠之。    禁令中涉及警察用槍主要為頭兩條:一、嚴禁違反槍支管理使用規定,違者予以紀律處分,造成嚴重後果的,予以辭退或者開除;二、嚴禁攜帶槍支飲酒,違者予以辭退;造成嚴重後果的,予以開除。同時規定:民警違反規定使用槍支致人死亡,或者持槍犯罪的,對所在單位直接領導、主要領導予以撤職;情節惡劣、後果嚴重的,上一級單位分管領導、主要領導引咎辭職或者予以撤職。    上世紀80年代初,剛參加工作不久的鄒少陶還是耀縣(今銅川市耀州區)公安局的一名普通警察。當時一線警察基本上都是各自保管各自的槍。冬天時手槍一般都是裝在胸前的口袋里,其他季節都是別在皮帶上。    1985年年底的一天,時任耀縣公安局治安股副股長的鄒少陶到山陽出差順便回家。在當時的長安縣韋曲汽車站準備下車時,突然看到幾個年輕男子正在人群中偷錢。鄒少陶一把抓住其中一個男子衣領,大喝一聲“乾啥!”    這時,人群里竄出來幾個青年,邊向鄒少陶撲過來邊嚷嚷:“你就多事得很!”。眼看寡不敵眾,鄒少陶從棉襖的胸前口袋里掏出了手槍,槍剛一亮出來,幾男撒腿就跑。最終,一男子被鄒少陶扭送到了附近的派出所。當時的《西安晚報》還以《探親途中擒竊賊》為題做過報道。鄒少陶說那個時代有槍裝在身,自己感覺膽子很正,不論是出差抓罪犯還是平時執行任務,即便在危急關頭,對方人再多自己也不怯場。    有老警察認為,上世紀90年代以後,國家之所以對警用槍支管理更加嚴格,以至於出現了警察手中無槍的局面,主要是個別基層警察疏忽大意和素質低下,導致手中的槍屢屢出事擾民。    電視劇《一二一大案》曾一度風靡全國。故事背景發生在1997年歲末的古城西安,圍繞灃河派出所老張赴陝西辦案,途遇車禍,因搶救旅客失血過多而暈倒,隨身攜帶的六四手槍不翼而飛。劇中西安刑警的本色演出加上精彩而真實的劇情,都讓這部連續劇成為經典。    但據馬仁華介紹,《一二一大案》的真實背景是西安市北郊某派出所值班所長,把裝有子彈和手槍的槍套隨意放在了辦公室桌子上,結果被犯罪分子從窗外拿著桿子和鐵絲鉤走。後來槍在經過一番周折後找到,但有關警員和領導均受到紀律處分。   >>現場總是瞬息萬變,一旦掌握不好就會“惹事”?    西安鐵路公安局一位曾在基層派出所任職多年的老警官說,由於鐵路車站屬於人流比較複雜的特殊場所,儘管地方公安對槍支管理特別嚴格,非特殊任務一般不帶槍。但據他所知,西安鐵路系統許多派出所的警察,上班執勤期間都是佩戴槍支的。鐵路刑警小賀告訴記者,就他自己身邊許多同事的想法,除非情況非常特殊危險,一般警察都不怎麼願意主動帶槍。主要原因一是上級對槍支管控越來越嚴格,槍支領取和交還手續嚴格繁瑣,會占用疲憊不堪的警察大量的時間和精力;另外,一旦發生丟槍或誤傷事故,丟掉工作不說,嚴重的會被判刑。    小賀曾做過多年鐵路乘警,列車上人多情況複雜,乘警一般都配有手槍,但到站後休息期間,槍支要交到當地車站派出所保管。自己做乘警五年,佩槍更多起震懾作用,從來沒有實戰操作過。    小賀的同學,在陝西某縣公安局巡警大隊工作的羅警官認為,在這次昆明暴恐事件前,巡警每天在路上需要調停處理的多是諸如汽車剮蹭、醉漢打架、鄰裡吵罵等瑣碎糾紛。槍帶在身上難免分心,所以他們上街巡邏一般只帶警棍和手銬,很少帶槍。羅警官坦言自己從警12年從未實戰用過槍。許多同事其實都對槍抱著敬而遠之的態度,都不希望配槍,“許多事情證明,一旦槍出事,在釀成悲劇的同時,警察往往也是受害者。”    就他這些年的工作經驗而言,許多案件現場大多時候沒有用槍的機會。這些年自己每年摸槍的機會最多只有兩次,那就是實彈射擊的時候,每次五發子彈,槍柄尚未握熱,射擊已經結束。    警察到底該不該隨身帶槍,何種情況下才能用槍?    羅警官認為許多時候現場總是瞬息萬變,一旦掌握不好就會“惹事”。他舉例說,2011年7月,某縣公安局接到報警稱,有人手持鐮刀行凶。於是附近派出所警察赤手空拳出警處理,結果導致警察兩死兩傷。兩年後的2013年5月,還是這個公安局接到群眾報警,仍是稱有人持鐮刀行凶。警方這次攜帶槍支出警,結果由於處理不當,導致當事人被槍擊後不治身亡,引發系列後遺症。事後該局領導苦惱地說:我都不會用槍了。    72歲的程太洪退休前也是西安市公安局蓮湖分局的一名老刑警。他說在過去刑警與槍的關係一直是“槍不離身、人在槍在”。他說自己當刑警多年,也從未在實戰中使用過槍支。那些年雖然槍隨身攜帶,但子彈從未上過膛。他認為槍的主要作用是震懾犯罪分子。    他感嘆說,近些年之所以對槍管理過嚴,一方面是警察整體素質有待提高,另外也是某些領導層“寧願民警受委屈,不願因槍受處分”微妙心態的反應。  (原標題:警察配槍的糾結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